Violet怪阿姨

德艺双馨某老师

蹲在厕所拉屎还没有网我在想什么。

你们毁了我的生活,然后现在撒手不管了。

我第一次想考文学系的时候,14岁。

然后一直被考那玩意无法安身立命那种话烦到高考。

最后我屈服了。在我最不该屈服的时候。

怎么说呢。学文学就会饿死吗?

最不济回一中做个赵君,做个张奕。他们饿死了吗?

我看他们活的风光满面的,更没怎么少吃。

所以我是极佩服春哥的执着的。

我想,如果是我考了文学系,或者是少爷考了历史系,都会是这样:所有的老师都认识,奖学金一年都不少,或许还能拿国奖保研。

有什么不好。人文学科就不是本事了吗?

我不想说家长目光短浅,然而事实就是这样。

妹妹考大学,她喜欢日语。我极力支持她考日语。然而她家里人却觉得没用。我直接告诉她妈妈,在北京,日语课一节,给老师二百。

于是妹妹考了日语系。

我不想她和我一样。考一个所谓有用的专业。用四年的迷茫和后悔,换本应属于我的快乐和骄傲。既然存在这个专业,就说明社会还有需要。要不然,国家投钱干屁么。

我已经走弯了我的人生。此后每一步都是风刀霜剑,然而他们却以为我走得是康庄大道。

然而春哥,就算别人怎么非议,就算别人说他不撞南墙不回头,他心里却是一片光明。

最终,我怀着报复的心态,去考我力所能及最好的专业。说是百折不挠,实际上,是破罐破摔。

以后我的孩子想干什么我都不会拦。就算是古脊椎动物学,埃及考古,吐火罗语,非洲历史与文明,量子物理,理论数学,古典文献,我也都不拦。

最后,我还想告诉自己不要太悲观。假如生活强奸了你,那就强奸回去。


评论(5)

热度(3)